在下不正,有何贵干。

没事染卡纸雕玩努力学习
正经茗芯 瓜厨 超吹 满汉客
本命cp一八 瓶邪 伞修 忘羡
扩列 2270078624

四周一片黑漆漆的,我感觉自己一直在向下坠落,却没有那种恐惧的失重感。手腕有一点点痛,似乎是在斗里被虫子咬了吧。我也不是很在意了,只是,如果这种虫子对人体有害,我死了,他会怎么样。
我感觉自己停下来了,停在半空中,四周的黑色好像还是褪色,变的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直到变成白色,刺痛了我的眼睛。当我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还活着。
“八爷!你楞在那干嘛?”我听见熟悉的声音喊我,还有些恍惚,我不是已经死了么。
我还记得我死的时候,就好像是心脏骤停,没有任何征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也不知道自己又为什么没死。
“佛爷?”我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下,眼前人确实是活着的,连自己也是生龙活虎。再看一眼四周,已经是在斗里了,好像回到了触动机关前了。
“老八你怎么了?”张启山看着我的眼神让我有些发慌,我有点受不了,如果我真的死了怎么办,或者刚才其实是个预言,预示着自己将会死。我承认我有点悲观主义了,但是又不想让佛爷太担心,扯了扯嘴角,勉强地笑了笑。“佛爷我没事!”
我想印证一下自己的想法,我到底死没死?
佛爷和二爷对视了一下,我看得出他们有些奇怪我的表现,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我抱着必死无疑的心态去触动记忆里的那个机关,没错,机关没变,那说明之前的记忆是真实的。
难道,是时间禁锢?
我在脑海里搜索这关于时间的资料,记得的三段内容,最清楚的是之前在陨铜环境里祖师爷石碑上的“时间重置”,一本古籍里的“时间存点”,尽管都非常零散,但是我知道,在我小的时候,我爹还在,他告诉过我,“如果你陷入了一个时间上的循环,很可能是时间禁锢。就好像在一个牢笼里,必须改变一些事情,你才可能摆脱这个困境。”我记不清他是不是这么说的了,但是我知道,这次可能必须要活着才能摆脱禁锢了。
张启山在我思考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看,他看出了我的不安,手伸了过来,抓住了我的右手,十指紧扣,“没关系的。”他上次没有这么做过,我的心安了几分,也许第二次我就能摆脱困境吧。
“佛爷,我有事想和你说。”张启山向副官使了使眼色,二爷识相地躲在一边。“佛爷,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已经死过一会了。”我一改平日嬉笑脸色,更有说服力了。张启山点了点头,“我相信你。”我觉得他是不信的,于是固执地把之前经历过的事情告诉他,尽管他一直都是相信我的。
上次,我误踩了一个机关,导致一群蛾子飞了出来,佛爷为了保护我,让副官带我逃跑,我不依,留了下来。我还能清晰地记得当时我撕心裂肺的声音。“张启山!你每次都这样!这次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我很少喊他全名。他也意识到我的认真,没办法又依着我,但是他也尽量保全我的周围没有蛾子。
副官被我推到门外,当他再推开门的时候我应该还没死,但是就是这时候被虫子咬了两口。因为没什么感觉,我也就随它去了。在之后的机关里我也有受伤,但是不足致命,反倒是佛爷为了保护我受的伤更多。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样死了。
等等!上次二爷不在!也许二爷就是契机!
我的喜悦之色佛爷自然是看在了心里,他的脸上也一直洋溢着喜悦。
有了我的带领这一路都很顺利,但是,我又被虫子咬了。之前受到的伤也都一一实现了,我的内心有些不安。
到了我死掉的那个地方,我的心脏跳的越来越快,快得我有些惊讶,为什么?突然跳的这么快?已经不在正常的情况了,我哭丧着脸拽了一下张启山的衣服。“佛爷,我有些不对劲,可能还是会死。”这次佛爷没有受伤,我刻意隐藏了自己的伤势,他皱了皱眉。
“佛爷,我死了你会怎么样。”我带着一些哭腔,他还是一副不解的样子。我无奈地笑了笑,感觉有一股热流从嗓子涌了出来,血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流了出来。
张启山有些着急了,一把扶住我,有些不知所措。“时间…禁锢…”我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张启山虽然没明白,但是二爷似乎明白了。
他推开张启山,掏出一根银针,生生地戳进我的手腕,我闷哼一身,差点以为他要杀了我。一想不对啊,我都快死了还杀我干嘛。
佛爷没有说话,他应该也明白了,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有些吃味。
二爷戳了三下,每下都没入皮肉,我疼的死去活来,嗷嗷地叫着。回头一看张启山的脸色变得很怪异。二爷用银针挑出了三只虫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钻进了自己的手腕。“这是血虫,它钻进去吸你的血,一只就足以致命。而且这三只竟然钻进了老八的手腕。”
我吓的钻进了张启山的怀里,二爷摊了摊手,“走吧。”张启山拦腰把我抱起,我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朵根,只顾着捂脸,就被这么一路抱回了张府。
回去的路上我问老张,“这斗不倒了么?”老张只说了一句有更要紧的事就再没理我。
等我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斗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