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不正,有何贵干。

没事染卡纸雕玩努力学习
正经茗芯 瓜厨 超吹 满汉客
本命cp一八 瓶邪 伞修 忘羡
扩列 2270078624

你的名字 5.0 完结

☆私设康凯的小伙伴是镇上学校凯凯的同学。
☆君名梗。
☆从其他号搬运过来。
(五)
重离跌坐在地上,脑袋疼到炸,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昏迷之前脑海里是一个人的身影,他极力想要看清,却越来越模糊。“你……是谁?”重离晕了过去。
康凯清醒了,握紧了拳头,笔还在他的手机攥着,对方就像梦一样消失了。康凯有时候真的怀疑其实这全部都只是梦。但是不是啊,确确实实存在的人怎么可能会消失,康凯记得清清楚楚,那人是重离。一个不太聪明的男孩子,自从遇见了他,康凯阴暗的内心好像照进了一束光芒,他沉寂的心脏也有了些许悸动,是重离改变了康凯,也是康凯改变了重离。就算相隔多远,他们依然会义无反顾,与对方相见。
康凯跑得很不稳,脚下生风,下山的路不太好走,偏偏康凯又很着急,磕磕碰碰也是难免。他一路小心翼翼地护住手掌上的字,他不能再忘记这个人了!
手机响了,美弥告诉他说服父亲失败的消息,康凯心一沉,有些带着她们直接跑路的冲动,这镇人都不要管好了,我们自己走好了。康凯的眼睛瞪的通红,脑袋里胡思乱想着,自己的病娇似乎在认识傻傻的重离后也变味了呢。
下山的路挺曲折的,又加上这个山很是陡峭,康凯摔了不止一次,汗水夹杂着泪水,他真的忍不住了。“为什么我会忘记你啊!你到底是谁啊!”泪珠从康凯好看的眼睛里滚了出来,狠狠地砸在地面上。“不行,我一定要救镇子的人。”康凯开始怀念以前的日子,他的邻居哥哥会帮他削铅笔,卖水果的大娘总喜欢让他免费尝尝……古镇的人都那么好,不可以,不能放着他们不管。
“叔叔。我说的是实话。”康凯低着头不敢看一脸阴沉的男人,他是美弥的父亲,也是他母亲除了他父亲之外,唯一一个关心她的人。“凯凯啊,你的母亲都已经去世了,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么?”谈起康凯的母亲,美弥父亲的眼神又暗淡了几分。
“叔叔,您快广播吧!再晚就来不及了!”康凯急得眼睛发红,“若是假的,结果我承担!!”这边正谈这话呢,后山的发电站突然冒起了黑烟,想必是新冬启动了备用计划,如果说服不了,就把发电站炸了。康凯的太阳穴隐隐作痛,他看了对方一眼,那人悠悠地叹了口气,“广播吧。启动备用电源。”“这……”“还不快去。”男人不悦地撇了他一眼。
“还好是你。不然我怎么可能都不会相信的。”男人悠悠地吐出一句话。
“谢谢叔叔。”康凯的眼眶红彤彤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他的眼前已经是一片模糊了。美弥留下来陪着她的爸爸,那我就去找找新冬吧。
康凯有点担心独自去炸发电厂的新冬,一路狂奔看见新冬窝在墙角根颤抖,双臂抱紧了膝盖。“新冬?”康凯揉了揉新冬的头发。新冬这才回过神来,泪眼汪汪地扑进康凯的怀里。“没事了,新冬。没事了……”康凯拍着她的后背,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新冬,不好了!已经开始下雨了!”康凯激动地窜了起来,把新冬扶起便拽着她望镇外跑。有了官方的广播群众也有些慌乱了,他们虽然消防演练过,那么多人一下子出去却是不实际的。
康凯只能尽力而为。
重离被重暄带了回去,他自从从古镇回来就觉得魂被抽走了,裘琳说什么也听不进去,重暄只好让他待在家里。
已经和常人无异的重离每天都坐在床上发呆,一发就是一天。从早上太阳升起,到下午夕阳挂在天边。他就这样一直不吃不喝。
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在重离念叨了很久的那个人,他再也想不起来了。不管是早就不记得的名字也罢,还是做过的事情也罢。他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凉爽的秋风吹过,重离在重暄的帮助下得到了他们公司看大门的保安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也算是一笔收入。重离一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生活。
他一度认为自己的生活就是这样,灰暗,无趣的。
直到遇见他,
“你…你的名字是什么?”
重离叫住了差点和他擦肩而过的少年。
少年眼睛很好看,像是藏着万千星辰,又带着一丝戾气,是那种在人群里找不到,但是气质又出众的人。
他背着画板,大概是个美术生。
他眉眼很好看,清秀又不失男子气概。
他……好眼熟。
康凯莫名其妙地看着叫住他的保安大叔,显然是对方的眼神太过炽热,他不得不与对方对视。
四目相对。
格外熟悉的人。
“我叫康凯。”
“你呢?”
“我叫重离。是小离啊。”
康凯突然流下两行清泪,他不明白为什么看见这个人会激动成这个样子,正如重离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康凯会有把他带回家的冲动。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大叔,你这个搭讪的套路有点老了啊。”康凯笑的很干净,像四月份的阳光,照进了重离的心里,驱散了黑暗。
重离十分自然地牵上康凯的手,这个动作好像在心里练过了很多遍。
两人相视而笑。
岁月静好,我终于找到你了。
离凯,离开?我永远不会再离开你了。
双方互相说。

番外段子

1.刚互换身子没多久,两人就开始互怼,重离一大早上就对着镜子在脸上写下了“死病娇”的字,而康凯也十分有默契的写下了“笨傻瓜”的字。两人换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洗不掉了,一连被同学/家人嘲笑了好几天。
2.康凯救了一整个小镇的人,别人问他怎么回事,他只是笑,笑幸亏是他,幸亏是自己。
3.康凯想去大城市看一看,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重离在的地方。
因为一个人,心心念念一座城。
4.重离带康凯回去见家长,康凯的手一直在抓衣服,重离笑着吻了他的眼睛。“小病娇,怕什么啊!”康凯气得拿小拳拳锤他胸口,虽然没使劲,但是很疼。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