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不正,有何贵干。

没事染卡纸雕玩努力学习
正经茗芯 瓜厨 超吹 满汉客
本命cp一八 瓶邪 伞修 忘羡
扩列 2270078624

你的名字 4.0

☆私设康凯的小伙伴是镇上学校凯凯的同学。
☆君名梗。
☆从其他号搬运过来。
(四)
“这是怎么回事?”重离看到一树洞的画后不过半秒就别一束强光闪到了眼,只记得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触碰到一幅奇怪的画上。画中是雨中的古镇,很美,又似曾相识。
重离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又变成了康凯,此时的古镇还完好无损的存在着。
“康凯!你在这干什么?!今天端午节,镇上的人都忙着在河边赛龙舟呢!”重离摇了摇脑袋清新了一下,拽住了新冬的胳膊。“新冬!”新冬转过身来,眼前的康凯好像变了一个人,眼神很干净,透彻得有些让人恐惧。“啊?怎么了。”重离的脸色很不好,他刚才发现他算错了日子,这个端午可能就是发生那场大事故的前一天。“怎么办?怎么办。”重离的脑袋一团乱,他也不知道此时可以做什么。“新冬,你听我说!明天!明天会有大雨!山体会把整个镇子埋了的!”新冬显然不太相信。“新冬!你信我!我们现在必须想想对策!”新冬呆愣地点了点头。按照重离的指示把几个要好的朋友都叫了过来,利彦因为王之的事情不肯来,珠世也因为有事在身没能过来。重离和美弥新冬三人坐在学校的操场边,商讨着对策。
“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但是我说的是实话!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整个镇子都会被永远埋葬在这个穷乡山里!”重离很焦急,汗珠一滴一滴的从他的头上滚落在草地上。太阳很毒,室外的温度不低。美弥一脸兴奋,和心存疑惑的新冬不同。她是镇里领导的女儿,走了她父亲的帮助,一切也许会有好转。新冬开口问道:“要怎么做才能求我们?”重离思考了一会儿,空气有些安静得可怕。“我是想通过广播告诉全镇人尽快逃离这里。”美弥也认为方法可行。“对了!新冬你不是学校广播那儿的嘛?等会我和康凯去把他们支开!你就放心广播!镇里我回来去求求我爸。”美弥说到后半段又小声嘀咕了两句。“我爸其实关系我和并不好。求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重离安慰般地拍了拍她二人的肩膀。“其实,还有你们相信我,并且愿意帮我。我很开心。谢谢你们。”
新冬怀着不安的心情坐在广播处的椅子上,刚才的两位广播员被美弥康凯叫出去拖着了。 她深吸一口气,手颤动地推动了话筒音量按钮。“现在播放一则通知,我镇明日有大暴雨,可能造成山体滑坡,请学生们尽快有序撤离。通知再播送一遍。”广播到此处突然停下了,一声尖叫从广播里传了出来,接着就是碎碎念叨地抱怨。“怎么回事?现在的学生都大胆猖狂到这种地步了?”保安把新冬拽了出来,新冬大声地喊了一声,“如果现在不走!明天我们都会死的!”保安皱了皱眉,“妖言惑众。”接着一人架着新冬离开了广播处,一人关闭了广播,众人议论纷纷。人群中早已炸开了锅,有人紧张地回家收拾行李,有人不以为然。
重离也听见了新冬的声音,和美弥对视了一下,决定兵分两路,美弥去求她的爸爸进行广播,如果失败了就去发电厂搞破坏。重离去山顶找找线索。
看着美弥奔跑的背影,重离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康凯!你到底在哪里啊。”夕阳已经挂在了天边,时间不多了。
重离向山顶狂奔过去,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边加快脚下的动作,实在跑不动了就向过往的行人借了一辆自行车。骑到自行车也被他蹬坏了,又手脚并用向山顶爬去。期间重离回头看了一眼,学校的灯光已经变的很小很小,只是一个细微的小光电。再看一眼山顶,还有不近的一段距离。重离咬咬牙,一鼓作气爬了上去。他的体力有些不足了,脚下一个不注意,摔了出去。膝盖也擦破了,流了不少血。还差一点,夕阳刚好在山顶上停住了,大概是对这古镇的景色还有眷恋之意。重离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重了,他能感觉到那个人就在那里。但是,他却看不见。
重离小心翼翼地摸去山顶,山顶的风很大,他有些担心会失足。不过一想到如果他失败了可以和康凯一起走黄泉路也就释然了。“康凯!”重离在山顶大喊。回音传了回来,没有什么奇迹的发生。他鬼使神差地转过了身,面对着那棵树,大榕树有了不少年岁,枝干向四周舒展着,枝繁叶茂。也许是因为离镇子比较远,它似乎没有受到山体滑坡的影响。两年后还好端端地生长在那里。
重离站在山顶上,一切时间好像变得缓慢了起来,他的心也渐渐归于平静。他有机会好好的看上一眼那古镇的风景。他惊讶地发现大榕树后其实还有一片湖,在夕阳的反射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辉。重离对康凯的感应越发强烈,好像就在身边。他向身旁伸出了手,夕阳最后的光芒照在这里。重离看见了康凯。
“你是谁?”康凯一脸戒备地看着重离。重离放下了悬停在空中的手,有些不能相信眼前人的存在。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了眼前的人是确实存在而且活着的。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回了重离。“我是小离啊!康凯!”重离有些激动的不知所措。他还沉浸在终于看见康凯本人的喜悦中,一时忘记了古镇还处在危险之中。“对了对了对了!”重离猛得拍了一下手,“康凯你听着!你现在回去!告诉全镇人快点逃命!明天,不,夜里会有暴雨,山体滑坡埋没整个镇子可不是小事。”重离学聪明了,又掏出一杆笔,在康凯的手心写下了“小离”和“夜里走暴雨”的字样。大概是害怕彼此会忘记对方。
康凯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母亲年轻的时候也有在梦中和对方交换身体的经历。可是她没有出去,没有出这个镇子。
重离的手心也被康凯写上了字,只是还没写完,天突然暗了下来。太阳完全消失了,夕阳也不见了。重离心叫糟糕,再看康凯果然又不见了。
重离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手掌心,是谁。
“你是谁?我怎么想不起来你是谁了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