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不正,有何贵干。

没事染卡纸雕玩努力学习
正经茗芯 瓜厨 超吹 满汉客
本命cp一八 瓶邪 伞修 忘羡
扩列 2270078624

你的名字 2.0

☆私设康凯的小伙伴是镇上学校凯凯的同学。
☆君名梗。
☆从其他号搬运过来。
(二)
“小离?”康凯自顾自地念叨着这个名字。“这个字也是没谁了。”隔三差五就会出现歪歪扭扭的字,康凯也很奇怪。他尝试着在本子上写下一些东西,等过了几天可能就会出现回复。“怎么回事?”康凯坐在去城里的大巴车上,山路崎岖,车被颠的晃来晃去。雨下了五天了,小镇对外的联系也断了,还没有来电。新冬忧心忡忡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美弥。康凯为什么就这么走了?也不和我们说一声。”美弥白了她一眼,“你要是舍不得就一起去啊。”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新冬听进去了。“那。等放假我就去找康凯!”新冬笑着笑着不小心打翻了瓷杯,右眼皮隐隐地跳了几下。
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天空依旧是黑压压的乌云密布。大巴车在山路里左拐右拐,司机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他…有些力不从心了。
又是一个急刹车,车上暴脾气的大妈破口大骂,司机不停地冒汗,连声道歉。又怎料司机一时分了心大巴车直直地向悬崖冲了过去。
全车的人无一幸免。
重离看到这则两年前的报道心跳的有些快,报纸上写的是由于暴雨导致的山体滑坡埋没了一阵个镇子。镇子是坐落在山脚下的,这一次暴雨将镇子埋的死死的…全镇没有一个活着的。听说前一天出发的大巴车在路上也发生了车祸,似乎没有人活着。
一个小镇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不对啊!哥!你看这个!”重离抓了抓脑袋,指着小镇的图片。“哥!这个地方我去过!”看见重暄一脸茫然的样子重离立刻反应过来他一直都没有出过这个城市。“不…不是。我梦到过!”重暄摸了摸重离的头,没发烧。重离急了:“哥我真的梦到过!”重离委屈的眼神一下子戳中了重暄。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我相信你。”
“那…我们去这个地方看看好不好?”重离好奇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根本看不出来是个傻子。
重暄一想到自己刚辞职,没有事情干,带重离出去转转也不是坏事,便点了点头。
“耶!哥你太好了!”重离吧唧一口亲在重暄的脸颊,“谢谢哥!”重离开心地挥舞着跑进了卧室,麻利地收拾起了行李。
他无意见看到了放在桌面上的本子,郑重地把它放了进去。“康凯!我一定要找到你!”
时间追溯到一个月前。
重离有一次梦见了这个地方。小镇很美,隐藏在山脚下,好像知道世外桃源,经常下雨,嗯…对了还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少年,我大概是变成他了。重离思索着,却发现自己好像是在梦里又好像是真实存在的。从那以后,他似乎经常梦见这个地方,控制这这个少年的身体,做些这个少年该做的事。
他看见本子上的问号,鬼使神差地回复了。“你是谁?”“我叫小离。”“你又是谁?”“我叫康凯。”
重离和康凯两个人通过本子交流,他们好像进去了对方的身体,可以控制对方。每次互换身体都不定时,持续时间也不一样。
“我是一个怎样的人?”重离问新冬,对方显然吓了一跳,怪异地眼光看着重离,“康凯你没事吧?”重离学着照片里的康凯笑了笑。“你是一个不爱说话,但是画画很好的人。很体贴,很厉害。”新冬笑的很开心,她大概是想起了摔倒后重离帮她处理伤口的时候。还没有哪个人这么体贴的关心过她呢。
重离微笑着摸了摸新冬的头,新冬低下了头,脸微微发烫。
另一边的康凯一副好奇的样子把重暄吓着了,拉着他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的弟弟好像是好了。二话不说带着他去海吃庆祝了一顿。康凯眉眼弯弯,嘴角上扬。果然大城市很好呢!
趁着重暄去上班,康凯偷偷地买了一杆铅笔一块橡皮一块画板。从不是很富裕的家里扒出了一打纸,兴冲冲地跑到外面。看见喜欢的景色就席地而坐,笔在手下好像活了一样,一张张绝佳的景色完美复制在纸上。康凯开心地像个孩子。
“小离!”裘琳从老远就看见坐在地上画画的康凯,惊喜的同时又有些惊讶:“小离你画画真好!”康凯听了这话很受用,“那就送你啦!”康凯抽出一张刚画好的风景递给裘琳。“裘琳!生日快乐~”对方楞了一下,一时间鼻子发酸,眼眶瞬间就红了。“真是…没想到你知道。”康凯笑着对她说:“真是!生日怎么哭了呢?回来让我哥请咱们吃大餐。”裘琳擦了擦眼泪,“别等你哥了,他总是说我有男朋友。我哪来的男朋友啊~走!我请你吃大餐去。”康凯点了点头,管他呢!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小离,你干了什么!新冬最近变的怪怪的。”
“裘琳怎么回事?”
两人哭笑不得。
“你在什么地方?”
“莫非你要来找我?”
康凯笑而不语。
“康凯?你要去哪里?”新冬看着心情极好的康凯,多问了一句。“和你无关。”康凯撇了一眼身后的新冬。康凯的心情似乎并没有被新冬的多嘴打断,他收拾了背包,带上了画具。两地相隔并不远,乘坐大巴车很快就能到了。康凯坐在大巴车上哼起了小曲。
康凯的心跳的越来越快,他凭借着记忆来到重离住的房子,果然是熟悉的街道和小巷。不是梦,是真的。
康凯敲响了门,没有人。许是因为这个点?康凯安慰自己,这次一定能见到他的。
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重离和重暄一路走来说说笑笑,康凯揉了揉眼睛,竟然有些苦涩,心好像浸在了冷水里。
为什么你好像不认识我一样?
康凯一直盯着重离,知道他进了屋,消失在康凯是视线中。
康凯好像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