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不正,有何贵干。

没事染卡纸雕玩努力学习
正经茗芯 瓜厨 超吹 满汉客
本命cp一八 瓶邪 伞修 忘羡
扩列 2270078624

你的名字 1.0

☆私设康凯的小伙伴是镇上学校凯凯的同学。
☆君名梗。
☆从其他号搬运过来。
(一)
阳光斜射进古镇的一栋仓库,康凯又偷偷的跑回了这个已经沦为堆放杂物的旧书房。还记得小时候一直是住在这里的。康凯从封闭的房子里出来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啧。这个屋子也太暗了吧。”康凯一边抱怨一边说:“还是去大城市的好啊。”康凯抬头看着东方缓缓升起的太阳。“总有一天我要去大城市看看。”
康凯伸出右手卷了卷袖子,表上的时间显示才不过五点一刻。还是快点回去吧,万一被发现了就不好办了。
“康凯!你快点啊!”王之不耐烦的叫着。“你最近怎么了?”康凯呆呆地注视着前方。“你们说的那是我么?”“不是你还能是谁?当时我们都以为你傻了!连二元一次方程都不会解了,画也画的一团糟。”康凯的脑袋翁的一声,懵在了原地。“为什么我都不记得这件事了呢?”“可是我们都看的清清楚楚。”王之显然有些烦躁了。
虽然王之名义上是康凯的女朋友,但是一直都瞧不起康凯,反倒是对利彦比较上心。
康凯看出了王之的不屑,心狠狠地痛了一下。我的东西,还是尽快锁在家里吧,放出来总是不太安全的。
“肯定是你们看错了。我怎么可能会画出这种东西。”看着手中的画作,怎么看也不像是自己画出来的东西。歪歪扭扭的线条,鲜艳的色彩搭配,奇怪的建筑物,好像是大城市才有的游乐园。自己根本没出过这个镇子,怎么可能会画出来外面的地方呢!
王之撇了他一眼不去看他。后背对着康凯说了一句:“我们分手吧。”康凯从语气里听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如此冷血。那…我也不再客气了。
“好啊。不过现在不行,等今天晚上在河边细聊吧。”康凯嘴角扬了扬,眼底有种莫名的兴奋。我的东西,才不会让给其他人呢!
康凯的话也冷冷的,王之的四肢有些僵硬了一下,转过来不是现在走也不是,两人僵持在原地。
美弥愤愤路过大喊了一声王之才结束了一切。看着王之逃命似的跑了过去,康凯才心满意足的笑了笑。
在离小镇很远的地方,属于现代大城市的忙碌也刚刚开始。重离的哥哥重暄也在人群中拥挤。重离倒是不用做些什么,呆在家里摆弄他的傻瓜相机。
虽然重离不太聪明,但是喜欢摄影,几次重暄拿他拍的照片投稿,也能选上个二等奖。
奇怪的是今天重暄没有去工作,他特地请了假带着重离来到了医院。“大夫。我弟弟到底怎么了?”白大褂的年长者也是一脸困惑。昨天重暄就带重离来过医院,不过当时重离很清醒,智力甚至比重暄还高,情商也高的离谱。在重暄还沉浸在弟弟开窍的喜悦时,今天一觉醒来就又变回了原样。
算了。弟弟开心就好。
重暄也不去想了,索性带着重离去了游乐园。重暄当成笑话一样和重离说着昨天他的反常举动。“你知道么?昨天你好像开窍了,拉着一个姑娘的手就不愿意放开。人家现在还在和男朋友解释呢。”好像是因为重离听不懂,重暄也没有了顾虑。“你啊。如果真的开窍就好了。”重离只能傻呵呵地笑着偏了偏脑袋看着重暄,嘴巴里还叼着棒棒糖,含糊不清地喊着:“我要玩那个!!!!”
重暄只好无奈的笑了笑:“有些事情还是强求不得的。”
到了约定的时间,康凯看见了站在河边的王之,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唇,很快…你就是只属于我的了。
“说吧。分手的条件。”王之开门见山也不多绕弯子。“分手?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和你分手了?”月光下的康凯很邪气,王之看见他的眼睛里全然是冷漠,好像…好像在看一个玩物。
王之开始冒冷汗,眼前的康凯,可能…康凯站在路中间,王之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无法过去,康凯显然料定了这个地方的地形复杂,只怕是凶多吉少。王之心中警铃大作,心跳持续加速。“你…要干什么。”王之的声音有些颤抖。王之越害怕,康凯就越兴奋。“不是你想和我分手的么?”康凯拍了拍王之的脸蛋。“不分了不分了!我求你放我走。”王之的腿开始发软,只有扶着旁边的岩石才能勉强站住。
“那怎么行呢。我要你永远留在我身边。”王之顺手拾起刚才看到的石头向康凯砸过去。康凯只随手一挡石头就偏离了轨道。王之晕了过去。再醒来已经被锁在了仓库里。
“你就不怕阿姨发现我在这里?”王之小心翼翼地试探。“这不关你的事了。”康凯低头看表,毫不在意地说了一句,王之顿时汗毛竖起。“我不会让你这么快死的。”
“康凯!你知道王之去哪里了吗?”美弥和新冬有些着急。王之已经好几天没去上学了,而且没人知道她去哪里了。利彦也东跑西跑的找人,连人的影子都没找到。
康凯只是摇了摇头,笑了笑:“她和我分手了。我也不知道。”我的东西怎么会让你们找到。新冬的心情好像突然就好了许多,拉着美弥去了别处。康凯不屑地轻笑出声,没想到被利彦逮了个正着。
“你是不是知道王之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
从上次王之说过他的反常之后他就开始留意起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好像总会有几天他的记忆里是完全空白的。但是其他人的记忆里都有出现过他的奇怪举动。康凯忍不住在本子上写下了“你是谁”的字样。
莫非自己有精神分裂?双重人格?康凯笑着否定了这个想法。
去看看王之,她从最开始的抗拒变成了顺从,现在目光涣散,没有表情。
康凯看着很不爽。好像玩坏了呢。不好玩了。康凯把王之带到河边,用自己的双手掐着王之的脖子。是了。王之死了。
康凯被他妈妈送出了镇子,他妈妈为康凯顶了罪自杀了。
康凯离开的时候发现本子上有一行歪歪曲曲的字。很丑。幼儿园水平。
上面写着。“我叫小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