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不正,有何贵干。

没事染卡纸雕玩努力学习
正经茗芯 瓜厨 超吹 满汉客
本命cp一八 瓶邪 伞修 忘羡
扩列 2270078624

[荣酋]从零开始的现代生活1.0

  听着浴室的水声,高酋的内心更不是滋味,些许的期待和胆怯,再加上一点对陌生世界的害怕和对林三的害羞,高酋的感觉很复杂。
  下意识裹紧自己身上的衣物,却发现已经破烂的没什么用了。
  高酋乖乖地盘腿坐在床上,闭上眼睛,似乎在等待什么未知的审判。
  眼睫毛随着紧张的心情轻微的颤动。
  林三卷起白色衬衫的袖子,将胆怯的不像是高酋的高酋抱到浴室。
  起初的高酋还试图反抗过,却发现武功也大不如前,武器也不在身边。这种程度的捶打在林三眼里,更像是调情。
  林三尽职尽责地为高酋擦洗,而高酋整个人像熟透了的虾米,任人宰割。
  “高酋,你怎么浑身红的这么厉害啊。”
  真不知道林三是真明白还是撞明白,高酋夺过林三手中的毛巾,自己擦洗。
  “这个是淋浴器,掰这个,向左是热水,像右是冷水。”林三见高酋态度坚决,也不高厚脸皮的留在浴室,交代了两句便出了浴室大门,叮嘱高酋有事叫他。
  高酋点点头,沐浴露的泡沫被他顶在头上,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如果不是身处陌生环境,林三觉得他这辈子都不可能看见高酋这样的神情,竟然一时之间觉得有些可爱。
  林三使劲地左右摇晃脑袋,希望把这些事情抛出去,当务之急是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已经辞职了,这意味着除了以往的积蓄,他已经没有生活来源了。
  林三开始想念妹妹了,以前这个时候,妹妹大概会跳出来吐槽他两句,然后再安慰他,第二天他就会有满满的信心去找一个新工作。可是现在,妹妹已经不在了啊。
  妹妹不在可是高酋来了啊,毕竟他是客人,也算是他的一个朋友。为了高酋,他也要努力起来。
  高酋围着浴巾跑了出来,头发上还带着水珠,光着脚丫。
  “怎么了?!”林三捂着嘴巴,强忍着鼻子里快要流出来的液体。他也没想到,自己对这样的高酋反应这么大。
  还没反应过来,鼻子里一股热乎乎的液体已经流了出来。高酋不悦地皱眉。
  “我洗好了,有衣服么。”林三差点脑袋短路听成什么奇怪的黄段子,跌跌撞撞爬起来扒了两件他的衣服丢过去。
  “你先穿这个,新衣服等我明天带你去街上买。”
  高酋接住衣服,却是左看右看觉得怪异。因为是夏季所以衣服皆是短袖短褂,来自古代的高酋八成是没见过这么少的布料做成的衣服,翻来覆去看不知道该怎么穿。
  林三用纸巾堵住鼻子才看见一脸呆萌的高酋,伸手讨要衣服。高酋思考了一会递了过去,林三示意他举手。
  废了一会功夫将高酋穿戴整齐,林三满意的看着高酋。果然是人靠衣装,高酋这样高颜值帅哥不管是古装还是T恤都能完美的驾驭。
  不过唯一一点违和的是高酋的长发。
  林三想起了古人视头发多珍贵的样子,又想起了高酋没事就甩一下马尾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还是决定放弃这个念头。
  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高酋见林三一直盯着自己的头发,大概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妙,抓着头发警惕地回瞪林三。
  “酋酋啊,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伟大的21世纪。”
  高酋还是警惕地盯着他。
  于是林三开始了他油腔滑调的历史讲解。从北京元谋人讲到秦汉,从近代再讲到国外,一直吹到凌晨。
  高酋打了个哈欠,“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在很多年后的中国?”林三点点头,高酋顿时没了兴趣,光着脚走到厨房又走到客厅。
  “就寝的地方在哪里。”林三指了指卧室,这家伙到哪里都迷路的路痴属性倒是没改变。
  “等等!你睡我床我睡哪啊!”
  “你如果不介意可以和我一起挤,或者自己睡沙发。”高酋是不太在意林三的选择,可是真当这个厚颜无耻的人爬上床的时候,他也睡不着了。
  “这怎么可能睡的着啊!”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高酋是喜欢林三的。
  高酋嫌弃地看了一眼睡相极差的林三,开始烦恼自己为什么会看上这样一个白痴,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一个人缠了上来,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厚颜无耻的林三。
  但是有什么办法,他高酋就是喜欢他怎么滴。
  睡梦中的两个人,嘴角都微微勾起,似乎这种感觉也不算太差。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