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不正,有何贵干。

没事染卡纸雕玩努力学习
正经茗芯 瓜厨 超吹 满汉客
本命cp一八 瓶邪 伞修 忘羡
扩列 2270078624

[荣酋]从零开始的现代生活0.0

本文又名(作者的良心发现,终于开始产粮)(酋酋的高冷一去不复返)(林三你怎么还不开窍)
私设:其实林三从落下悬崖那次就没再回来,至于后来的事也没再发生,但这之前发生的事,却并非是梦。
题记:与君戏不结,请续未尽缘。
  “三哥!我错了!你回来啊!”高酋的手还摊在悬崖边,似乎林三的手还一直在他手里,望着空空的手心,果然还是离开了么,果然你是不肯原谅我么?他不相信。
  “高酋!你疯了!”“三……三哥还在下面,我要去救他!”高酋甩开众人的手,狠狠地瞪了两个人。
  萧玉若,你不过是仗着林三喜欢你。
  肖青璇,林三就是为了救你!
  我恨你们。
  高酋站在悬崖边上,风吹在人身上带着微微地凉意,他这次是抱着和林三一起死的想法,最后看一眼湛蓝的天空,呼吸一口清澈的空气。
  “三哥,我来陪你了。”
  高酋纵身一跃,身影在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缩小,失重的感觉让他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他害怕再也见不到林三了。
  萧玉若晕倒在地,肖青璇也形如落叶,在风中摇晃不止,也支撑不住瘫软在地面。
  等萧玉若醒过来的时候已是过了一天,肖青璇倒是醒得比她早,站在一旁。
  “大小姐,三哥呢?”四德还是那副样子,左瞧瞧右看看,没见那人的身影。“高酋也不见了。”肖青璇对一众家丁打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自己先飞了出去。
  “看来,这场戏也改收场了。”
  “这可未必。”
  “我这是回来了?”林三惊讶地抬了抬手,电视中播放着自己经历过的画面。林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脑袋一片混乱,“这…梦…过分真实了吧。”心中思绪杂乱,只好甩出脑袋。
  林三抬脚才发现烙印的存在,再习惯性的摸脖子上的项链,也不见了。
  “卧槽,什么灵异事件???”
  回到现代的生活来,林三还有些不适应。相比较两个世界,倒是显得那边更为轻松自在,作为世界五百强企业的经理,他手头的工作实在忙不过来。
  “林晚荣!你看看你干的什么好事,小数点你也能看错!公司要是有什么损失你承担的起么!”
  乍一听林晚荣这个名字,林三还反应不过来,倒是很久都没人喊过他这个名字了。他开始想念异世的小伙伴。
  待在公司工作的日子实在枯燥,林三也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就选择了这样一个工作,费力不讨好,还经常受上司的压迫,所以他辞职了。
  抱着一堆自己的办公用品,林三晃晃悠悠地走回家,不是因为他没钱打车,只不过想自己静静,两地之间的距离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倒是适合散心。
  林三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似乎有什么东西跟着他,不止一次有过这种感觉了,似乎从他回来的那段时间,就开始了。
  他一度怀疑是错觉,每次回过头都发现不到有人,心理医生说他有可能有病。
  去你妹的,劳资哪来的病?!
  林三掏出钥匙,插进钥匙孔,他感觉到旁边的楼梯间似乎有目光射了过来。
  林三吞了吞口水,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高酋?”靠着楼梯的人竟然是高酋,他身上还穿着破破烂烂的古装,俊俏的脸上糊着不知道是什么脏东西,林三竟然在他面瘫的脸上,看见了从未出现过的情绪。
  这……高酋竟然也穿越过来了?林三一脸的不可置信。
  又看见高酋的落魄样子,叫他也没回应。林三试图拽他起来,他却一动不动。
  好家伙,真以为我对你没办法了么!
  林三把高酋横抱起来,一把丢在床上,高酋的脸色变了变。
  “三哥……”
  “现在倒是知道喊我了?”
  “对不起,我错了。你能不能别走。”高酋的声音带着细微的哭腔,但还是被林三听了个仔仔细细。
  心中莫名一软,揉了揉高酋的头发,
  “好了,我不走。你看你怎么弄成这样。”高酋的脸憋得通红,磨磨蹭蹭才吐出了一句话,“我跳下去了,然后,迷……迷路了。”声音越来越小,林三倒是听的明白,打趣道,“你以为我死了想殉情啊。”
  说者无意,倒是听者有心。
  高酋的脸又红了几分。
  “走吧,我帮你洗洗。”林三去调水温了,倒是留下凌乱的高酋,似乎失了魂,呆呆地瘫坐在林三的床上。
  从此,高酋的高冷将一去不复返。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