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不正,有何贵干。

没事染卡纸雕玩努力学习
正经茗芯 瓜厨 超吹 满汉客
本命cp一八 瓶邪 伞修 忘羡
扩列 2270078624

【杂记】小说自设

  通灵族啊,有什么好的。
  我浑浑噩噩地又是一个夜晚,整夜未眠,眼底的焦灼早就冰封成了冷漠,整夜整夜地睡不着,突然就想出去走走了。
  天边刚刚露白,我偷偷从窗户溜了出去,门口的看守在打着瞌睡。
  一夜没睡,我的精神倒是还行。踩在雪白的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雪,已经积了一地。每踩下一步都伴随着咯吱声,我的心已经平静的不像是人了,大概是起起落落折腾地我已经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了。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每每想吞下一击必死的符咒,就会有人掐住我的脖子,迫使我吐出来。
  为何是族长,又为何是通灵族。
  我百思不得其解,到底自己当初是为什么成为族长的呢?是为了带领族人走向很美好的生活,不可能,我没有那么高尚和无私,那我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族长,上头有通灵能力比我强的人大把大把,甚至是那个幼年一直以族长为目标的兄长,我曾经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狂热的神情,竟然在无声无息中熄灭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但是我一直以来都是没有兴趣的,每天听着兄长嘴巴里的权利,一直到耳朵听到这个字眼就开始疼痛,再后来,兄长一句也没有提过了。
  兄长是同龄人中通灵学的最好的了,我一直坚信他一定可以当上族长的,就是没由来的相信他。对了,他叫齐恒,我叫齐桓。
  雪花洋洋洒洒地落满了我的头,竟然有些老年的感觉了,心境已经疲惫,不想参加通灵族的明争暗斗了。
  看着墙头外的梅花,我却想起了八月的桂花。
  大概是一两年前,我曾经一度绝望,族人的质疑,长老的压迫,我一度分身乏力,整个人陷入低谷。
  整个人也是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
  再后来就遇到了洛南宁。
  在八月桂花飘香的季节。
  我向族内长老请示,希望可以和洛南宁成亲。结果当然是被他们拒绝了,对他们而言,我只不过是一个控制整个族的工具。他们也一样希望可以用我,用我的婚姻来巩固势力。
  我极其心虚地走了一步险棋。
  我打扮成江湖道士,偷偷地将洛南宁的命格改了,虽然损了一点点寿命,只不过是一点点而已……一点…点
  最终靠着舆论的压力娶到了南宁。
  兄长问我南宁的身世,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舆论的走向大概是灵族洛家的人,管他呢,只要能娶到南宁,我不在意。
  兄长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从来没没有想到他会出卖我。
  他告诉了长老。
  我害死了南宁。
  嗯……没错…就是我害死了她。
  大概是我命格里唯一的光明,我亲手掐灭了。
  我改了她的命格。
  也毁了自己。
  族里的人开始严格控制我的行踪,一日三餐有专门的人送来,把我闷在房间里。还会送来一些族内的琐事,真正的大事是不会要我处理的。
  我再没遇到过像南宁一样明媚的人,再……也没有。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飘了,我的头顶也积了不少。我伸手把它们掸落,长衫的下摆也被雪花融化的雪水浸透了。我叹了口气,从我口中呼出去的气体变成了一团白雾,渐渐把我的眼睛模糊了。
  奥…原来是……我哭了啊。
  不应该哭啊…我是族长啊……不该哭。
  最后我逃了。
  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吸进肺部的空气都开始灼热,我的身体支撑不了太久了。
  果然我还是被抓了回去。
  我以为我的生活会一直这样昏暗下去。没曾想过有位长老去世的时候,竟然放松了警惕。我跑了,这次是真的跑了。
  我告诉族人,我把族长之位给兄长了,他们相信了。我也相信如果是兄长的话,一定可以……可以……
  我靠着通灵的基础在江湖上算卦,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其实很少。
  我偶尔会去凑个什么热闹,却不知道那伙长老已经对外宣称了我的身份。
  他们存心不想让我好过。
  那我也就毁了他们。
  我再次回到族内的时候已经过了大半年。我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溜了回来。
  大概……这次…我应该可以的把。
  兄长把族内管理的很好,但是他对我来当族长这个事情十分热衷。
  再没有后顾之忧的我做事风格也变了,我这次是真的变了……

[首先感谢您看完了我胡扯的东西,这个大概算是自己人设的私设,背景应该是玄幻的。然后其实这个是我的一个小学同学最近在写网络小说就给大家都安排了角色,她给我安排了身份,然后这个是我自己瞎想的情节,如果诸君感兴趣去看看,可能写的不是很好哈,不过我还是挺支持她的!小说名我放评论。]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