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厌世

盗全魔三家粉/凤逆天下/勇者大冒险/河神。吃狗柯rps,友卯/快新/朱修/王喻/伞修/一八/等茗/瓶邪/荼岩……
没事染卡纸雕玩努力练字
正经茗芯 瓜厨 超吹 满汉客

滴,请问你需要一些糖果么 2.0

[养成向 半AU ]
  贺涵掏出手机,打开了×度地图。唐晶小手一挥,差点打掉手机,还好贺涵反应快,及时把手机抓在手里。
  “哥哥,你怎么那么笨啊。”贺涵不明所以。
  “我都认识路你不认识啊。”唐晶一边嘲笑贺涵一边做鬼脸。
  “慢点慢点!”贺涵抱着这个小祖宗,祖宗还乱动,贺涵的心随着唐晶的动作一上一下的,生怕摔着碰着哪里,一方面是不好交代,另一方面是自己也舍不得让这么可爱的娃娃受伤。可是奈何小祖宗不听话,依旧在贺涵的怀抱里乱动,一直到贺涵盯着单车发呆。
  “哥哥会骑自行车么。”唐晶眨巴眨巴眼睛,指了指二维码。“那里有二维码,哥哥…”贺涵塞了一把糖果给唐晶,自己一副大义凛然的悲壮神情扫了二维码。
  说实话,他那么帅的男人,怎么可能不会骑自行车。
  抓着手机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对准镜头扫了好几下才显示出来。
  贺涵将共享单车推了出来,把小包子抱上车。
  “小祖宗,你抓紧点。”贺涵感觉到一双小爪子默默地抓住了他的衣角才慢慢悠悠地骑了起来。
  好久没有骑车刚开始还有些控制不住方向,车左右乱晃,小包子被吓地抱住贺涵的腰,贺涵听见自己的心跳。
  不可能吧,对一个才多大的小孩动心???
  脑袋里突然响起了死刑不亏的想法。
  妈呀!!!将这个想法抛掉,贺涵觉得还是要等法定。
  等等,也不对啊。
  小包子含着糖,每到岔路口就指指方向,贺涵也挺轻松地到了目的地,一个巨大的游乐场。
  没错!就是!嘉年华![不是]
  贺涵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握着小包子。小包子的双眼放光,直勾勾地盯着棉花糖巧克力蛋糕……旋转木马碰碰车套圈……
  天色略完,天边的太阳向西方下降,将周围的云彩渲染成红色的模样,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游乐场的灯就会全部开启,映照出另外一个时间,灯光绚烂灯火通明。
  小包子决定先去摩天轮,趁着天刚黑,快快乘上了摩天轮的小房子中。好奇地趴在玻璃上向下看。
  能感觉到自己在慢慢的升高,唐晶乖乖地坐好。
  “怎么了?”贺涵看着一言不发的唐晶。
  贺涵以为她是害怕了,用自己的手掌摸了摸她的头,将刚才排队抽空买的棉花糖递给了唐晶。
  “棉花糖,你想要的。不过小祖宗,吃那么多糖对牙齿不好的。”唐晶没有反驳,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眼神确实很认真。
  “哥哥。你真好。”唐晶歪了歪脑袋,裂开嘴巴笑。她思考了半天,觉得还是这样说比较恰当。
  摩天轮刚刚好到达最高的地方,贺涵的心脏又被重重一击。
  谁能告诉他,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会撩。
  贺涵欲哭无泪地看着窗外繁星点点的夜空,不管怎么说,就冲唐晶这一句话,他这一周一定要好好照顾这个可爱的小姑娘。

你们的小包子和19涵。
抽个时间指绘勾线上色。
@静静爱 别问我考试在干嘛。

滴,请问你需要一些糖果么 1.0

[养成向 半AU 高萌预警
  贺涵搬到月光花园已经有大半年了,作为在校的学生,不过才17、8岁,勤工俭学,租下了这个房子。
  一室一厅,不算多大,足够他自己住了。
  作为一心扑在学习上的学霸,贺涵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当奶爸的一天,他也不过19啊。
  邻居走的时候他还是懵的,一个软软的小包子牵着他的手,见他出神捏了捏他的手掌。贺涵这才看见这个小包子的脸,肉嘟嘟的,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可爱,贺涵情不自禁地用手捏了两把过过瘾,小包子有些不高兴,嘟着嘴吧。
  “你叫什么?”贺涵从家里找到了仅剩的一块糖果,递给了小包子。“唐晶!”“奥,小糖果。”“不是!是唐晶!”小包子不开心了,眼睛里似乎有泪花,仿佛与面前这个人交谈对她来说是一场噩梦。
  “好吧好吧,唐晶小姐。”贺涵不擅长应付这个喜怒无常的小包子,不过他发现只要不用对小孩子的语气和她说话,她是不会生气的。
  “哥哥,你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去哪里了么。”这声哥哥只戳贺涵的心脏,按耐下心中的激动,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贺涵边想边笑出了声。
  小包子拽了拽衣角。
  “你的父母工作原因要出差一周,所以拜托我来照顾你。”贺涵认真地回答。
  “这样啊,那我以前也没有见过你啊。”小包子的声音很甜,好像掉进了蜜罐里。
  “这是因为哥哥平时也很忙啊,只和你的父母见过一两次。”小包子似懂非懂地点头,用手指指着贺涵的房子。
  “哥哥,哥哥!你这里好乱啊。”
  贺涵有一种被人发现小秘密的失败感,没错,不是因为他太忙了,是因为他一心扑在学习,就忘记收拾房间,也不想出门。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说出口啊。
  贺涵揉了揉小包子的头,“那么,唐晶小姐,你可不可以乖乖地坐在这里,让贺涵哥哥把房间收拾一下呢。”唐晶乖乖地点头,走到沙发边,努力地向上爬。
  贺涵立刻行动,带上手套,将所有书籍整理好按照开头字母排序的整整齐齐,将垃圾丢入垃圾袋一袋袋码好,地板拖好,桌子擦好。贺涵才敢让唐晶进来,伸头出去看的时候,小包子一个人窝在沙发里好不孤单。
  贺涵心头一软,快步走到沙发旁边,坐在唐晶旁边。
  “怎么了唐晶小姐?”看着小包子团成一团,一抽一抽的,贺涵又不知所措了。“想爸爸妈妈了?”贺涵拍着唐晶的背,把她抱在怀里。
  “贺涵哥哥还在啊,不哭不哭。”
  “都…都怪哥哥……好慢…让我等的好久…呜呜”唐晶的可怜模样让贺涵再度收到暴力,当下决定带着小可爱出门玩耍,要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不是去图书馆或者学校的路上,而是去出去玩。

滴,请问你需要一些糖果么

养成向
关于新坑。
我就是想开坑怎么样?!!
大概是一个贺涵被邻居家的小可爱支配的故事。
大概半AU
年龄差还没想好。
大概是在两人都特别年轻的时候。
车可能会有不过要等小唐长大,你说是吧。
脑洞来的突如其来。
欢迎点梗催更。
那个留白你们快去催啊,说好的九华山之旅好久了,我还等着看呢!!
明天月考[越到考试我越浪]
怀挺!

[一八]噩梦 微惊悚

  我今天又听见那个声音了,隐隐约约的又不太清楚。但是我确定它就是铃铛碰撞发出来的声音。我隐隐有些不安,掐指算来却得出来了不好不坏的东西。心情有些糟糕。
  张启山又劝我搬家了,我笑着说这里环境挺好的,就是怪事特别多,他听说了就想搬过来和我一起住,我拒绝了,没想到第二天他真的来了,还是带着自己的家当过来的。
  看着古色古香的大宅搬进了一些西洋的家具啊书籍啊,还有佛爷办公用的东西啊,我也是感叹佛爷的赖皮技能。他赖着不走了,说是不是他住过来就是我搬过去。没办法,先让他住几天,有了他我倒是心安不少。
  我怀疑这个铃声有镇魂安神的功效,每次听到它我总是睡着的很快,有很多次想起来寻找这个铃声的源头,每次都是昏睡了过去,一点办法也没有。对比我还特地向佛爷要了一些西洋的咖啡,据说可以提神。
  我喝了一杯,倒是一晚上没睡着,也没听见铃铛声了。
  我终于忍不住告诉佛爷了,他说他也听见过,就是不确定。一个人憋着对我来说真的好难受,而且这种强烈的好奇心我也是很久没有遇见了,佛爷答应和我一起找到真相。
  他借此机会住进了我的卧房,说是要互相监督别睡着了,我感到严重的怀疑,第二天起来发现我们两个都睡着了,佛爷竟然还抱着我,虽然我有点小暗爽,但是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佛爷叫来了西风楼的大厨,现场做我爱吃的菜,我回了他一个特别开心的笑容。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家伙真的表里不一[非贬义]。
  不过奇怪的是自从佛爷搬过来我就很少听见那个奇怪的声音了。
  我有预感,佛爷一定在偷偷地查,而且这个铃铛声可能和某些案子联系起来了。作为长沙城的准布防官,只要佛爷能把这个案子破了,布防官这个位置准是他的了。为了报答佛爷,我决定帮他一把。
  趁着夜黑,我轻车熟路地从后门溜了出去,换上一身行走江湖的道士服,抹黑跑了出去。一跑就没停住跑到了城外小树林。
  小树林很黑,我深吸了两口气,拍了拍胸口,口中默念一些咒语,防止遇见了什么妖魔鬼怪的。我的胆子本来很小,但是后来跟着佛爷下各种凶斗,也就大了起来。
  我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一处荒凉的地带,那片土地上没有任何植物,我意识到,这里可能藏了什么东西。本来只有一小块地方没有植物,我就跑了一回神,竟然出现了一条路。路在不停地延伸,每次都是这样,每次我都是被动着被引导过去,心里不安但是脚下地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是一个板车?
  我停了下来,路已经到尽头了。我想过无数种可能,这个铃铛到底是哪里来的,就是没想到,就是一个板车上的铃铛。估计是推动时发出的声音。
  但是…谁会大半夜地推这个板车呢?
  一个身影偷偷摸摸地从墙根摸了过来,我只感觉脖子后面一痛,竟然没了知觉。
  我清醒的时候没有睁开眼睛,我感觉自己在移动,眯着眼偷看,发现是一个老头,推着板车,而自己就躺在板车上。更恐怖的是,我看见的景象不是现在的长沙,似乎是过去,很久很久以前的长沙?又或者根本不是长沙?我变成了那个铃铛,看着另一个世界。
  我看见推着板车的老头穿着粗布织成的长袍,头发很长,用树枝扎在头顶,鬓角和胡须都已经泛白,嘴里嘟囔着来不及了,这时候我才看见板车上拉着的竟然是一具一具的尸体,看上去不是病死就是累死的劳碌人民,眼睛瞪的很大,只能看见眼白。
  然后我吓醒了。
  躺在冷冰冰的地上,听见树林里不时刮起的风,吹打着树叶。周围静悄悄的。
  我拍了拍长衫下摆的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偷偷回去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被张启山一把抓住手,两眼对视。他问我去哪里了,我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借着窗外的一丝光亮,我看见他有些失望。
  第二天我带着张启山到那片荒地,他们挖开了地面,在足足6米深的地方,他们挖出了人骨。
  其中一个头骨上,还镶嵌着一个铃铛。
  这大概就是我听见的声音了。
  大概是几百年前的某个悬案的结果了。
  我记得那是因为某个当官的受贿包庇,然后导致的灭门惨案。放在现在,因为住在附近的人都能听见铃铛响,所以就衍生出了这么个传说。
  如今破了这个,张启山的佛爷之位终于稳定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张启山偷偷地捏了两下我的手心。
  我对他笑,这下你可以搬回去了吧。

名字都是短篇的也懒得想了,和之前那个没啥关系2333都是短篇没有后续。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算第一人称同人还是自戏。分不清分不清。
然后就是宣个语c群,主启红的我是c嘴嘴的,但是群主吃启红emmmmmmm所以需要一个嗯呢都可以的只要能和我组cp
群人比较少  来一起玩啊
欢迎加入老九门/富强民主,群号码:639563487

凤逆天下的恶搞答卷。
梗源空间。

这是一个原创的歌词。
求一些建议修改吧。

【杂记】关于你

  完了完了,我大概是不可救药了。看见偷拍的你的照片,心脏一直在加速,同时又开始难过,渴望整天和你待在一起,希望你一切都好,希望成为你的左膀右臂,希望帮助你实现愿望。
  前几日梦到你了,我大概是对你生了一些奇怪的欲望。
  你是天上来的小仙女,还是没有自信你能和这样的我一起。
  我觉得自己糟糕透了。
  所以要努力啊,成为配得上你的人。
  你那么好,那么优秀。
  如果你不不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都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不在的日子,我发现生活突然少了一点乐趣,体育课的时候再也没有像你一样与我交流的如此投机的人了,一个人孤孤单单可怜兮兮地奔跑,没有想站在原地等的人了,没有愿意一直跟着的人了。
  就突然孤单了起来。
  我甚至忘记了在你来之前我是什么样子的状态,我似乎也没有如此孤单吧。
  可是你让我遇见了如此耀眼的你。
  我爱你爱的无可救药。
  但是又爱的心痛不已。
  今天还是如此爱你,晚安。
  希望梦里还能遇见你。

突然感觉写长了,捂脸哭,然后就是整个故事背景变的蜜汁诡异,你们凑活着看吧,前文请戳我主页。笔芯。

[荣酋]刀子

[大半夜的发个刀子,今天卡文卡的好严重,憋不出来东西,而且强迫症还要犯,找个时候把之前写的东西都搬到这里来。]
  高酋的手在颤抖,滚热的鲜血从他的刀上淌了下来。
  高酋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林三,一时之间定在原地,手中的刀被他丢远了几分,手上沾上的血液却没办法在衣服上抹掉。
  他几乎是跪着爬过去的,丢了刀的高酋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干了,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向林三那边爬。
  带着身上属于他的不属于他的鲜血,爬啊爬啊,在地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痕迹。
  高酋的手颤抖着摸向林三的脸,他突然想起过肖青璇好像对他说过,他迟早有一天会害死林三,他不以为然,用刚买回来的糕点收买了对方。
  高酋有点后悔了,手指摸了摸林三的脖颈,没有一点动静了。
  林三是真的,死透了。
  而且是他高酋亲手,杀的。
  “三哥……你醒醒啊…我是酋酋啊…我答应你我再也不会…我错了三哥…你起来!你打我骂我吧!”
  林三的身体越来越凉了,高酋的心也越来越凉。
  随着林三而去的,还有高酋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