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瑾齐不正

诸君大家好。
杂食萌一八。
茗芯半女皇。
墙头特别多。
半年挺尸状。
职业失踪中。

很好玩的样子

大梦初醒一场空:

会写文的小天使看这里看这了里~( ̄▽ ̄~)~


茶花饼:



发起一个活动!希望各路英雄捧个场!

活动:一人一篇灵异文。

CP:一八、副八、二八、各种八,拉郎的也行!只单写一对,或者ALL也行!没有CP,大家一起经历探案也行!

最近在看河神,无意间和朋友聊起小时候听来的灵异故事,河边溺水的小女孩、地基打不进去桥、干脆发起一个活动,借此机会,大家不妨试试将身边的、亲身经历过的、老人传下来的、或者原创的灵异故事、鬼怪志异融入到喜欢的CP里面,用毛骨悚然故事来给这个炎热的夏天一场不一样的降温体验!

参加活动不用报名!只用多加一个TAG:(齐氏降温活动)即可!

没有截稿日期!没有截止报名日期!没有人追着催更!没有篇幅要求!完全自由!只需多加一个TAG!就能冰凉一夏!

心动不如行动!

欢迎各路英雄!大家以文会友!

不写文但是喜欢这个题材的朋友帮忙扩一下!一个点赞,一个转发!


emmmm眼镜组
跨越时间的拉郎我觉得挺带感

我就说我以前发过嘛,不小心删掉了,还好有截图。
懒的再打一遍喽。
就这样看吧😚
大概是齐家人的怂萌日常前面一点
诸君就当以后开坑的前传看看吧。
还有好多坑没填。
空着吧。
爱您们!笔芯!

【一八】绝代双萌[上]

感觉太久没更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来一点短的没写完来着。
说实话我没玩过这种游戏你们信吗
☞欧欧西预警。。。
☞蜜汁脑洞预警。。
☞旁友,点关注不。
☆请配合BGM 绝代双萌 食用
✔正文,
  齐铁嘴是一个算命的,副业是电子竞技,在一个名字叫做绝代双萌的游戏里使用法师,既可以辅助当奶使,没事有几率爆出大招把boss一下干到或者把对手全灭。可以说是全游戏里最厉害的职业了。
  有个偶然,就是这个法师不能单独参加战斗,必须和队友组团,而且队伍里必须有一个战士。
  齐铁嘴很不服气,为啥啊。职业歧视吗?
  得不到结果的齐铁嘴只能喊上小伙伴组团打怪发泄一下。
  “小九,在不啊!”
  “和五爷刷怪呢!”解九爷的职业是和控制系的术士,运筹帷幄之中千里之外,还能增加队友的功力防御能力。
  吴老狗是一个驭兽师,天天耀武扬威地摆弄着神兽,别说,他倒是对犬科的神兽有些蜜汁忠诚。
  “哎!加上我呗!”
  齐铁嘴愉快的加入了队伍,却发现队伍里并没有战士。
  “这怎么打啊。”齐铁嘴撇了撇嘴,灰下去的加入按键偏偏在这个缤纷的世界里显得格格不入。
  齐铁嘴放弃了组团打怪的念头,自己去别处闲逛。
  “八爷!不好了!快来救援!”解九的私信页面弹开在齐铁嘴的网页面前,怎么回事。尤其是这个八爷叫的他自己有点心慌。
  等他赶到的时候面前是狼藉一片,队伍里人本就不多,这会儿功夫全部躺在了地下。
  可是还是没有战士啊,齐铁嘴那法师的技能也发不出去啊!
  『叮』的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加入按键亮了,齐铁嘴手一滑,下意识地点了一下。
  难道是系统bug。
  法师大招的吟唱需要一点时间,可是没有人有战斗能力了,解九背包里的小奶瓶一瓶一瓶的减少,但是还是没法爬起来。
  吴老狗下了一步险棋,他挥手让最爱的那只神兽三寸钉去吸引boss的注意,发了一条私信。
  “八爷啊,你加油啊!这个怪好不容易刷到的!”齐铁嘴白了他一眼,这人都躺在还有心思怼自己。
  面前的大boss齐铁嘴一看哎呦不得了,这不是十分罕见的穷奇吗?齐铁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装备,果断转身向后走了几步。
  “诶!齐铁嘴你去哪?!”解九和吴老狗气得要诈尸。好不容易刷出来的怪你不能放弃啊!
  齐铁嘴谈了一口气,这么厚的血,我这大招也不一定能削掉一层啊。
  罢了罢了,又舍命陪君子了。
  一个大招甩出去,穷奇却不见了踪影,齐铁嘴这才发现队伍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了一个战士,名字叫什么『日山』头衔是俏副官的家伙。
  齐铁嘴楞了半天,上去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是齐铁嘴?。”
  对方未回应。
  算了。
  “小九,狗五。这穷奇你们怎么刷出来的,这种罕见的大boss你们还敢上?”
  “唉,准确来说不是我们刷出来的啊,是他自己出来的。”
  齐铁嘴的电脑屏幕闪了几下,突然黑了屏。
  又停电了。
  齐铁嘴撇嘴。

[日常]吃货组表示: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小段子,闲得无聊码的。
就记得这些了
点个小红心呗

☞齐铁嘴推荐菜单。
✔佛爷家的莲藕猪蹄
✔陈皮爱买的糖油粑粑
✔白乔寨婆婆给俏副官的馒头
☞张启山推荐菜单。
✔方便又充饥的压缩饼干(嘴:不好吃)
✔小仙姑给的苹果
✔陨铜环境的婚宴
二月红推荐菜单。
✔丫头做的面
✔醉红楼的花酒
陈皮推荐菜单
✔糖油粑粑…糖油粑粑
✔师娘做的面
解九爷推荐菜单
✔自家酒楼啥都好
俏副官推荐菜单
✔佛爷说的什么都是对的

借个一八话题。

【一八】你怼我。我怼不死你。

考试期间忍不住出来浪一浪,
一发完,
就想写最后那个梗的,
梗源自某班两练散打的同学对话。

正文~
#据说张启山刚到长沙的时候是这样的
(一)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张启山刚来长沙的时候灰头土脸,霍家的小仙姑瞅见便递了一个苹果,苹果一口咬下去脆脆的,苹果中的水分流进张启山干得冒烟的嗓子,舒服多了。
先谋了份差事几天,用所剩不多的钱财换了一身行头,脸干净多了,这才走进那条小巷。
张启山他爹让他来长沙,却没说要做什么,他没来得及问,老人家就先行一步了,张启山只能在偌大的长沙城里瞎转悠,这一转悠便遇上了齐铁嘴。
“诶?这位先生留步!”算命的本来还在吆喝,看见自己路过就叫住了自己。
“这位先生,一看就是干大事之人,非富即贵!”只当是寻常的算命的,但张启山心情好啊!多聊了几句。
“你这么夸我我还怪不好意思的,这卦钱还是要给的。”
“诶!这卦钱我不要!只希望您以后多照顾照顾在下。”
“哦?”
“长沙最近也不太平了,急需要一个能镇守的人啊。”
本还想问问,却被算子挥舞着的手打断了,硬生生地吞回肚子里。
(二)
“张启山!你又下斗了!”齐铁嘴开门就看见一个满脸血迹的人。
“诶诶!臭算命的。我不是没事吗!”张启山拍拍齐铁嘴的肩膀,嘴角微微扬起。齐铁嘴一把拉过张启山,推向椅子。
小心翼翼地撩开袖子,里面已经面目全非。“张启山!你看你还说没事!”齐铁嘴气不打一处来,到处要不是自己拦住张启山,哪里会有那么多气受。
“嘶~”张启山吸了一口气,盯着小算命好看的眼睛。“你忍着点!”齐铁嘴没找到镊子就拿着筷子,夹着消毒用的酒精棉球轻轻擦拭着张启山的胳膊。
“臭算命的,你轻点啊!”张启山又咧开了一嘴的大白牙,眼睛但是没离开臭算命的半分。
“我都和你说过了,那是个凶斗,谁让你自己一个人去的!万一折在里面怎么办?”
“这么说,你是在关心我喽?”张启山似笑非笑地逗着齐铁嘴。
“别别别,您命里有三昧真火,一座真佛,我哪用担心您啊!?”齐铁嘴懒得看这位脸色很差的大佛,自顾自地包扎起伤口。
这臭算命的,想让他夸夸自己都这么难嘛。
(三)
张启山一把抓住齐铁嘴的后领,顺势把对方提了起来。
“张启山!你干嘛!”齐铁嘴张牙舞爪地半悬在空中。
“臭算命的,你真轻啊。”
张启山装作没听到齐铁嘴的叫声,胳膊搭在齐铁嘴的肩上搂着齐铁嘴就向屋外走。
“去哪?”张启山回头看齐铁嘴。
“╭(╯^╰)╮”气呼呼的齐铁嘴选择了沉默。
“那就随便逛逛。”张启山也不管小算命的闹什么脾气就一把扛了那人放在门口。
“张启山你魂淡!放我下来!”齐铁嘴气啊,你要出去玩就出去玩,动不动扛我干嘛,我眼镜落桌子上了诶!张启山你慢点!
(四)
佛:你又打不过我
八: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你
佛:你就是打不过我
八:试试
佛:好
八:看我不干死你
佛:我不干死你
八:看我不干死你
(语气语气,注意一下语气变化)
佛:(一把扛起齐铁嘴)看我不干死
八:张启山你混蛋!

『九八』齐家人的怂萌日常


无逻辑
☆ooc预警
☆九八邪教发糖预警【误】
☆不正经儿预警
☆貌似是现代???
一切的锅我来背。围笑。我又写邪教了。
解释一下,貌似好像是齐铁嘴转世没喝孟婆汤就出来啦hhhh解九爷喝过了。
我的脑洞一如既往的大。

清脆响亮的哭声从医院的某间病房传来,孩子刚刚出生,听说了是男孩的齐老爹有些不开心。
  “我想要女儿啊~”
  齐太太拍了他一下肩膀,“儿子怎么了?怎么了?”
    齐老爹看见一家媳妇生气了有些慌张。“媳妇媳妇!乖~你这刚生完孩子,身体重要!”
  “那孩子叫什么呢?”
  “齐嬛?”
  “哪个huan?”
  “甄嬛的嬛。”
  齐太太怒了。我辛辛苦苦给你生了个儿子你不领情还给他取名取了一个这么娇弱的名字,你甄嬛传看多了吧!
    齐太太用怨念的眼神瞪着齐老爹。
  “那就齐桓吧,木字旁的,总行了吧。”齐老爹也怂了,媳妇如果生气了话,就要哄,怎么哄呢,就要买包包,买包包就会刷爆我的卡。算了吧。
  “还凑过。”
  【儿子啊,你真的没问题吧?】
  【放心吧老爹,我可以自己去上学的。】
  【可是。】
  【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是自己上学的!】
  齐桓有些生气了。
  【乖~不生气啊乖儿子。】
  齐桓只记得当初一家智障老爹的怂样子,唉,真当我是小孩子了。我可是堂堂齐八爷。
  不过,当他真的站在齐老爹齐太太的葬礼上,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老爹?你醒醒!你怎么可以这么睡了!不行!不可以!我好不容易才有了家人,才尝到了亲情的味道。你不能这样丢下我!还有妈,你也忍心抛下我一人吗?]
  齐桓哭的很悲伤,秋天的叶子微微的泛黄,风一吹就飘落了下来。齐桓的心有些变的冰凉,这来不及享受的幸福就这么易碎吗?这么快就消失了吗?
  我齐桓就只能落得一个仙人独行的下场吗!
  我不甘心啊!
  “你就是齐桓?”齐桓抬头,干干净净的小脸蛋上布满了泪痕。
  心疼?
  解九被自己的想法吓着了,不可能啊。
  解九向齐桓伸出了手,“若是不嫌弃,来我解家吧!”

【一八】帅佛爷和他的算命媳妇 短篇

#论张家人的套路#
放飞自我,自娱自乐。
不会炖肉别怪我。hhhh。ooc严重。
写烂了的老梗。
佛爷这次下墓可是差点丧了命,幸好没事,没事。
齐铁嘴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再看向一旁痛昏过去的佛爷,满满的心疼。
“佛爷,撑住啊!佛爷你没事吧!”不管众人的目光,齐铁嘴把张启山横抱起来,一路跑回张府。就这样在佛爷床前守了两天天,也没吃什么,此时的肚子咕咕的叫着。
“佛爷你快起来吧,老八我都饿的肚子贴后背了。”齐铁嘴的双眼一直盯着昏睡的佛爷,恨不得当初伤的是自己。“佛爷,我真的太没用了。又害你受伤了。”齐铁嘴快要忍不住了,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他在这里守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委屈的像个小媳妇。
这一天夜里,他靠在床前睡着了。
“呵。”佛爷转头看见了熟睡的八爷,轻笑出了声,笑容一直都挂在嘴角。其实他早就清醒了,只不过偶尔想偷个懒,更何况还能看见这么可爱的老八呢!
佛爷小心翼翼地下了床,轻轻地抱起齐铁嘴,一把放在了床上。“这么重。”张启山无奈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齐铁嘴。即刻又轻手轻脚的上了床。
一夜无梦。
齐铁嘴这次醒的特别早,不知道为什么,嗓子好干啊,后背怎么也有点疼呢。
大概是姿势不对?落枕?
诶诶?自己为什么会在佛爷的床上,而且衣衫不整?难不成几天没睡觉这下昏死过去,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佛爷!佛爷你醒醒啊!”齐铁嘴使劲地摇了摇张启山。张启山睡眼朦胧的样子让齐铁嘴不小心失了魂,却不料被佛爷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佛爷……佛……佛爷。”齐铁嘴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就被佛爷封上嘴。佛爷这么快就没事了?等等,佛……佛爷你在干嘛啊!齐铁嘴吓的脸色惨白,还好副官及时的敲了门。
“八爷,你怎么样了?给您送饭来了。”佛爷不悦地皱了皱眉,但是还是从齐铁嘴身上下来了。没了束缚的齐桓连忙连滚带爬地跑去开门,舒了一口气。副官你来的太及时了啊!齐桓感激地看着张副官,他才发现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八爷的眼睛水灵灵的,委屈极了。而且,这脸上的娇羞是怎么一回事啊?衣领也乱七八糟的。
张副官向屋内望去,看见佛爷慵懒的躺在床上。默默地看了齐桓一眼。小声地说了一句“自求多福。”就匆匆离开了。这下糟糕了,打扰到了佛爷的好事,该不会又要我去跑腿吧。
“八爷。”
张启山尾音拖的很长,齐桓背后一凉。
“佛爷,你冷静!你你你你要干嘛?”
齐桓被张启山逼到墙角,张启山扯了扯衣领,一把掐住齐桓的下巴。
“老八啊,我稀罕你啊!”
齐桓的腿已经被吓的发软了,张启山一直迁就着他。
“佛爷……你别开玩笑。”
“一点都不好笑。”齐桓推开张启山。
“我先回去了。”齐桓扯了扯嘴角,一丝牵强的笑容刺痛了张启山的心。
张启山不由自主地向算命的背影走去,头埋在对方的肩头。“别走。”
张大佛爷难得撒娇,齐桓这下也是彻底走不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齐桓的心思被张启山的一举一动牵动了。为了陪他护他,不顾祖训,执意参政盗墓。一次次逆天行道,算尽了凶吉,看透了生死,却栽在了一个情字。
“佛爷,我不走了。”
世人皆知长沙张大佛爷武艺高超,救了护了齐桓,却不知齐桓命数算尽,保了改了张启山。
“我齐桓,定会改你命数!乱世你必会大富大贵!”
“我也爱你呢,佛爷。”

佛爷内心os:计划通。